<input id="ukqom"></input>
<input id="ukqom"></input>
<nav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nav>
  • <menu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menu>
  • 我演馬芬姐 ——憶重慶文工團《紅旗歌》的演出

    發布時間:2018/5/3 瀏覽次數:



    作者簡介:曹克冰(原名:曹喆思),1925年8月出生于湖南長沙。在抗日戰爭時期的1938年參加兒童劇團,后兒童劇團與孩子劇團合并。在黨的領導下從事抗日救國宣傳工作。1942年考入國立戲劇?茖W校讀書。畢業后曾在校友劇團和國際廣播電臺工作。解放后的1950年參加重慶市文工團。后文工團改編為重慶市話劇團任演員。1960年調入重慶市越劇團任導演、編劇。1983年移居澳大利亞。


    重慶市話劇團的前身是重慶市文藝工作團,簡稱“文工團”,是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服務團文藝大隊改編而成的,演出的第一部大型話劇,便是《紅旗歌》。

    《紅旗歌》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部反映產業工人生活的大型話劇,是解放初期的優秀劇本之一,由魯媒、劉滄浪等集體創作,全劇四幕。該劇以剛剛解放的北方某城市為背景,通過對某紗廠車間開展紅旗競賽的描寫,首次把工人在解放初期的勞動熱情,以及生產中發生的諸多問題搬到舞臺上。劇本通過紗廠開展紅旗競賽,后進工人轉變為先進生產者的過程,反映了在革命勝利后,如何依靠工人階級,解決好工業管理和民主管理等迫切而重要的問題。

    1950年1月,文工團開始排演《紅旗歌》,領導決定由我扮演馬芬姐一角。

    劇中主角馬芬姐,是一個被稱為“馬蜂窩”的青年女士,她苦大仇深、本性善良、性格倔強、技術能力強,但由于受過日寇和國民黨統治時期兩次被工廠開除的凌辱,與工廠“結仇”。解放后,她不理解“工人是工廠主人”的根本改變,采取曠工、怠工和打擊積極分子的態度,與周圍的人發生了激烈沖突。通過工廠的說服和教育,經過新舊兩個社會的對比,馬芬姐開始覺悟和轉變,并把全部熱情投入到新中國的建設事業中,成為生產積極分子和勞動模范。

    剛接到角色時,我忐忑不安。首先,在我的經歷中,沒有工人生活的體驗,他們的思想、情感、行為方式——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那樣的陌生。其次,劇中馬芬姐的思想轉變是全劇的主要線索,全劇人物的設置、情節的安排、矛盾的發展,都是以她為中心而構成的。如果對人物性格沒有準確而深刻的把握,那么要讓這個人物在劇中活起來,是很難的。而就在此時,由于劇組中許多人都不熟悉工人的生活情況,于是團里領導決定劇組有關人員下到工廠體驗生活。


    重慶南岸彈子石的裕華紗廠,是當年重慶頗具規模的輕工業紡織廠。我們到工廠后,首先深入車間,了解熟悉織布的整個工藝流程。然后蹲點在細紗車間,向女工學習紡紗,與她們交朋友、談心、同吃同住。在此過程中,盡量地熟悉她們的操作技術、思想情感和日常生活,與她們建立感情。

    體驗生活這段時間,我盡可能地熟悉她們的一招一式、一顰一笑,甚至她們走路的姿勢。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走進她們的心靈。在和女工們的朝夕相處中,我深刻體會到工人們是社會財富的最大創造者,他們辛勤勞動。吃苦耐勞,但在解放前,他們卻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女工尤其苦,紗廠規定上下班要搜身,這就使工頭借機凌辱,如稍有反抗便會失去飯碗。另外還訂立了許多不合理的規章制度,殘酷地剝削工人……而解放后,工人當家做了主人,新的社會制度讓他們揚眉吐氣,干勁十足,爭著努力生產,為國家作貢獻。而《紅旗歌》反映的正是這個歷史大轉折時期真實的社會狀況,以及不同覺悟的人們思想轉化的真實過程。


    體驗生活使我認識到,對一個角色的把握,不應該脫離社會這個大環境,也就是不能脫離生活。劇中馬芬姐的性格、思想和命運變化,正是此劇創作的關鍵。作品就是通過這個角色來反映人們迎新社會、新制度的不同的心路歷程,通過這個角色最好地詮釋了在共產黨領導下“人民當家做主人”這一深刻主題。

    經過仔細分析,我認為在劇中馬芬姐的表演應該重點把握好三個層次的變化:首選是對紅旗競賽的消極抵制、冷眼旁觀、事不關己;其次是當紅旗競賽影響到其個人利益時,開始抵觸、報復、搞破壞;最后,感受到工廠對其的關懷和照顧,受到感動,認識到“工人當家作主”的身份的根本變化,于是積極工作,爭得紅旗。此時,“紅旗”一詞在劇中已被賦予了深刻的內涵和意義。主人翁意識的確成為馬芬姐轉變的關鍵,她對紅旗的親切感和認同感,來自于新社會工人們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目標。這種情感的變化,是人物質變的核心。

    漸漸地,這個角色在我心中活了起來,如何在劇中表現她的思想轉變過程,我心里有了底,此時,我感覺自己已不再是一個扮演者,而就是一個女工,一個從舊社會走到新社會的紡紗女工,一個馬芬姐!

    1950年3月8日國際婦女節那一天,《紅旗歌》在山城人們的期待中正式上演。那天劇組人員齊心合力,演出一切順利。當演到最后,在表彰會上馬芬姐講話,其中有一段臺詞:“以前我恨紅旗,恨標準數,可打這會上班之后,我多么想紅旗,想標準數啊……”此時此刻演到這里,我已是淚流滿面……而且在后來的每次演出中,只要一說到這里,我都是情不自禁,感覺自己的心靈也在表演中一次次得到升華。

    《紅旗歌》上演后好評如潮,受到各方面的贊揚和歡迎。一時間掀起看《紅旗歌》的熱潮,市面上一票難求,報紙上也連續登載贊揚的評論文章。當時西南地區和當地部隊的文藝團隊有40多個,都比我們文工團實力強,但他們觀摩后,也紛紛表示折服。

    我印象最深的是,當時正逢中共西南局的黨代會在重慶召開,會議安排要看《紅旗歌》。中央的許多首長,像賀龍、宋任窮、張霖之、陳錫聯……都來看戲了。演出當天我和劇組的同事們是既興奮又緊張。演出結束后,當謝幕的幕布徐徐拉開時,臺下突然傳來熱烈的掌聲。只見首長和觀眾們使勁向我們鼓掌、招手。此時我的心已陶醉在熱烈的掌聲之中。謝幕后,首長們還到后臺來和我們親切的交談。自此以后,他們或在重慶、或是調到北京后出差來重慶,都一定會來看我們的演出,并到后臺來看望我們。


    《紅旗歌》在抗建堂演出1個月后,市委立即指示我們下到各個工廠巡回演出,讓基層的廣大工人們也能看到這部戲。

    重慶是一個工業城市,廠礦較多,遍布各個區縣。下去演出基本上沒有劇場,有時連一個像樣的場地也沒有,條件很差,給我們的演出造成很多困難。但劇組的全體同志集思廣益、因地制宜,想了許許多多的辦法克服困難,保證每一場演出順利進行。舞美隊的人員最辛苦,每次換場,他們都有繁重的搬運、裝臺、卸臺的任務,除此之外,在工廠我們的演出時間是以工人們的生產情況做安排的,或是早場、午場和晚場,或一天演兩場。演員每到一地,都要幫著舞美隊搬運裝臺,待舞臺裝好后,為了熟悉舞臺,還要把劇情重新走一遍。與此同時還要另擠出時間,請廠里的負責人介紹他們的生產情況,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工人的狀況。

    有幾次,在露天演出中突然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我們以為演出會中斷,工人們會走。但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密密地緊緊地聚攏在了舞臺的周圍,仍然是悄無聲息、聚精會神地看著演出。此時,臺上臺下,一個個都淋得像水鴨子似的,但沒有一個人離場!演出中,我們已分不清面頰留下的是雨水還是感動的淚水。演出完了后,許多工人跑上舞臺和我們緊緊握手,圍著我們問長問短,敘談觀后感。每一次我都被觀眾的真誠、熱情和純樸深深感動,他們給予我的,是作為一個演員的真正價值!如此厚禮,無以回報,永生難忘!

    《紅旗歌》演出一段時間后,時任教導員的李慶昇告訴我,一些人看了《紅旗歌》后,思想受到很大的觸動,紛紛向自己的單位、組織檢討自己過去的錯誤思想和做法,重新認識了共產黨領導下的新社會、新制度。還有一個人,甚至向組織坦白了他曾是國民黨潛伏下來的特務。一個劇目的演出,會給社會帶來如此巨大的震動與反響,這是我們始料不及的。

    《紅旗歌》在歷時半年多的時間里,共演出100多場。原名“抗建堂”的劇場,從此改名為“紅旗劇場”。

    2007年,中國話劇誕生百年,《紅旗歌》被收入《中國百年話劇選》。

    通過對馬芬姐這個形象的塑造,我深感作為一名演員,在角色的塑造過程中,離不開對生活的體驗。生活就是一個大熔爐,只有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才能把你塑造得有模有樣,通過你使這個藝術形象鮮活起來,讓觀眾如聞其聲,如見其人,以此達到藝術形象的教育、認識和審美作用。

    如今,我已是耄耋老人,回首年輕時塑造的藝術形象,成功與否都已經淡定自如,而心中常感念的是:感謝生活給了我豐富多彩的人生體驗,給了我展示才華的機會,還給了我塑造鮮活角色的舞臺!

    中文字幕无码Av系列,手在线播放波多野结衣,人妻无码久久中文字幕专区
    <input id="ukqom"></input>
    <input id="ukqom"></input>
    <nav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nav>
  • <menu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