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kqom"></input>
<input id="ukqom"></input>
<nav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nav>
  • <menu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menu>
  • 話劇生涯60年 --孫 軻

    發布時間:2019/5/16 瀏覽次數:


    作者簡介: 孫軻,男,漢族,1931年11月,安徽壽縣人。二級演員,農工民主黨,大學文化。話劇作品:《年輕的一代》《花園街五號》《針鋒相對》《報春花》《紅巖》《青春之歌》影視作品:《嘉陵江邊》《彭德懷在三線》等,電視劇《傻兒師長》《山城棒棒軍》《河這邊河那邊的孩子》,曾獲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男配角提名。1992年退休。

    重慶市話劇團自建立到今年。已經走過一個甲子,我的話劇表演生涯也度過了60個春秋,往事歷歷在目,特別是初次登上舞臺的情景,還很清晰的浮現在眼前。

    一個偶然的機會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重慶解放后不久,我所在的原二十一兵工廠寧和中學,與本廠技工學校及其他幾個兵工廠的子弟中學合并,成為以培養工業戰線技術人員為目標的西南工業部工業學校。當時我一心想的是努力學習,當工程師,但是臨近畢業的一個通知改變了一切。說是區團委負責同志找我去談話,這使我大吃了一驚。我想:“我沒犯什么錯吧?團區委的人為什么找我去談話呢?”我忐忑不安地跨進了團區委的大門。原來是團區委動員我去參加正在招收文藝兵的重慶市文工團。其原因是團組織了解我在上學時就會吹笛子,解放后又積極地參加了跳秧歌舞的活動。出身好,政治可靠,就這樣,我懷著既好奇又惶恐的心情,響應團組織的號召報名參加了重慶市文工團。從此,我的人生進入了一個求知的新領域。


    《年輕的一代》

    我被分配到文工團的軍樂隊,這個隊是在接收國民黨原“總統府”的一支軍樂隊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正處于人員青黃不接的時期,一些年紀較大的老隊員已經離隊,需要補充新人,在新隊員入隊的儀式上軍樂隊的領導給每一位新成員配發“戰斗武器”,新成員一個一個地上臺從領導人手里接過各式各樣的我還叫不出名字的樂器,有的是小號,有的是薩克斯,同伴們領到這些樂器時,個個興奮地立即擦拭起來,把心愛的樂器擦得光亮。臨到我上臺時,分配給我的是一管大喇叭,足有我一半身材那么高,很粗的銅管繞了一兩個大圈,喇叭口比我的肚腹還大。這讓我一下傻了眼,眼前立即浮現出每當民間辦紅白喜事或商店開業時,那些穿著白色衣服,戴著白色手套的,大吹大擂招搖過市的身影。我想,這不是要我去當那種下九流的吹鼓手嗎?那多沒出息呀!心里一下子涼了半截,頓時鬧起了情緒,想立即離隊回校讀書。文工團領導知道我的情況時,就對我說,“你可以走!蔽姨岢鲛D回青年團組織關系的問題時,領導表示不同意。我想,這不就是把我當逃兵看待開除我的團籍了嗎?那怎么行呢?要是這樣回到我的班上,又怎么對我的同學們交代呢?領導的這一招真的把我給嚇壞了,于是,我留在文工團了。

    第一次演出,導演把我推上舞臺

    過了一段時間,文工團領導把我調到演員隊,從事話劇表演。當時我對話劇是一無所知,領導對我們進行了一年多的培訓,除了學習普通話外,主要是學習蘇聯戲劇藝術理論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體系。團里的幾位導演輪流給我們上表演課,給我們做示范表演。我們沿著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方法,邊學習邊實踐,逐漸懂得了怎樣進行舞臺演出。

    1952年重慶市話劇團上演話劇《保爾・柯察金》,分配給我飾演一個德國兵的角色,這是我第一次登上話劇舞臺。臨上場前,我真是又緊張又恐懼,渾身出冷汗,手腳都在發抖,腦子里一片空白,該我上場了,徐九虎導演在我身后一把將我推到臺上,我不由自主端著一把上了刺刀的真槍做道具,沖到舞臺邊,差一點將刺刀刺在飾演朱赫來的田廣才身上,我的唯一一句話的三個字臺“不許動!”也不知道是怎么說出來的。大幕落下了,我出了一身冷汗還傻呼呼地站在臺上……這就是我的舞臺表演生涯的開端,有了這第一次以后,第二次、第三次就不再害怕了。

    父親看話劇氣得拂袖而去

    我當了話劇演員后,曾發生過一次很有意思的家庭風波。我父親是兵工廠的老工人曾看過廠里露天劇場演出的京劇和電影,但是到劇場看話劇卻是前所未有的。有一次他來話劇團看我,正趕上劇團上演曹禺的名劇《雷雨》,我讓他過去看了這場戲;丶液笏麑︵従诱f話劇很好看,一家人在24小時內差不多都死完了,只剩下了幾個老人。不久后,他又到團里來,還帶來了一位同事,說是想看戲。我就為他們買了票,這次上演的是一出名為《達尼婭》的外國劇目(由陳麗娟、徐立起飾演男女主角),戲中有青年男女主角相擁接吻的情節,兩位老工人看到這場戲后,很不高興,認為大庭廣眾之下這些行為有傷風雅,氣得拂袖而去,提前退出劇場。等我抽空從舞臺大屏幕縫隙處張望父親的座位時,那兩個位子已經空了,父親還為這事讓我回家一趟。他一見到我就大興問罪地說:“原來你們就演出這些名堂呀!你是不是也演過這種戲?”看來老爺子真是生氣了,很難向他把事情說清楚,于是就解釋說,那是外國戲,才有那些內容。由于我演不好這種戲,團里也沒有讓我演過,這場家庭風波才算平息下來。此后,他再也不來看話劇了。


    《花園街五號》劇照

    與京劇、越劇、川劇等具有百年以上的悠久歷史的傳統戲劇相比,話劇從1910年任無知、汪中賢和歐陽予倩等在上海建立“進化團”這個中國第一個話劇團體算起,即使到了20世紀50年代,話劇在中國的戲劇舞臺上,也只有40多年的歷史,還是一個比較新的年輕的劇種。父親的反應表明,直到那時,話劇還遠遠沒有普及到中國工農勞動大眾中間去。

    自登上話劇舞臺以后到1959年僅10年的時間,除了《保爾・柯察金》,我還參加了《四十年的愿望》《尤利斯・伏契克》《幸!贰段魍L安》《在那一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天國春秋》《劉介梅》《無名英雄》《把一切獻給黨》《紅色風暴》《花兒朵朵》《決裂》《烈火紅心》等多種題材和多種藝術風格劇目的演出,使我得到了多方面的鍛煉,為我的舞臺生涯打下了比較好的基礎。當然,我是從小角色演起,逐漸飾演了戲中分量比較重的角色。其實,舞臺上的角色不分大小,都需要演員認真對待, 盡心盡力,我自知沒有受過戲劇表演的專業教育,又不是科班出身,每次演出心理壓力是很大的,除了在領導安排的專業培訓中努力學習提高自己外,只有兢兢業業,依靠自學來充實自己。我當時加緊補課,按徐九虎導演說的,反反復復地學了斯坦尼的《我的藝術生活》《演員自我修養》等著作,同時注意向經驗豐富的老演員領教受益。這樣邊實踐邊學習,所飾演的角色也能給觀眾留下一點印象。在演戲的同時,我也參加了影片《嘉陵江邊》的拍攝,當然,在表演上也存在不盡如人意之處?偟膩碚f,作為一名剛出道的青年演員,在這段時間內我的成長還是很順利的。

    “ 戲比天大”,演好戲先做好人

    1961年開始,我就有白血球偏低的毛病,經常在三院打點滴,主要是補充能量合劑,白血球一直在2000-3000左右,醫生開的病休也沒休息過,一是演出任務忙,二是不想錯過每個參加演出的機會。

    我記得好像是1989年演出《白蓮花傳奇》,有一天在演出中間,我下場后去廁所方便,就暈倒在廁所內,團內有個青年演員小韓,半拖半扶地將我從廁所內扶出來,休息了一會兒,該我上場了,我強提精神把戲演完;我老伴從家里趕到劇場,帶我去三院看急診,在醫院打針服藥搞了很久,醫生又開了病休證明,因為還有演出任務,不可能休息放棄演出,每天演出前先推一針50%的葡萄糖,再演戲,這樣一直堅持到《白蓮花傳奇》告一段落。我是一個演員,有責任和義務堅持工作,這也是對觀眾,對工作,對文藝事業的負責精神,我要珍惜每個角色,每個演出機會。一個演員應該學習戲劇大師常香玉說的“戲比天大”,要想演好戲必須要先學會做人。

    沐浴在文藝的春光里

    對我們演員來說,除了在劇場演出外,還深入到基層群眾中演出。記得當時演出的《針鋒相對》是在紅旗劇場(現在的抗建堂),基本上是場場爆滿;話劇《丹心譜》上演后轟動一時,我在這些戲里都擔當了較重的角色。


    《花園街五號》劇照

    20世紀80年代初,電視業異軍突起,各地方電視臺向中央電視臺學習,開始拍了些探索性電視劇,我有幸趕上了這股戲劇新潮流,參加了一些電視劇的拍攝,使我的表演生活有了從舞臺到熒屏的新的拓展空間。20多年來,我參加了一些電視劇的拍攝,擔任的角色有大有小,劇中戲的分量有輕有重。我之所以參與拍攝電視劇,主要是受朋友的邀請,同時也是因為在電視逐漸普及而話劇演出相對不景氣的情況下,可以使我的演出生活得到充實和延續。我退休以后,更是如此?梢哉f參加電視劇的演出,延長了我的演藝生涯。計算起來,我退休后的20多年演的戲,比在職時的40多年還要多點。在重慶電視臺拍攝的《中學生變奏曲》中我飾演該劇男主角的父親黃父。有一位朋友送給我一份《大眾電視》雜志,我這才知道在1988年舉辦的第六屆“大眾電視金魔獎”時,我曾獲得了該獎項“最佳男配角”的提名。我非常感謝這位朋友對我的關懷,讓我得知這一令人高興的訊息。在《山城棒棒軍》這部電視劇中(重慶電視臺拍攝),我飾演“三大伯”這個角色,只有幾場戲,可還是給觀眾留下了印象。2001年我在美國探親時,曾在紐約唐人街的一個超市里遇到一位萬州老鄉,他對我說:“我認識你!笨晌覅s不認識他,表示很詫異。他解釋說,我看過《山城棒棒軍》,你演“三大伯”是吧?原來是在異國他鄉遇見知音了。在《傻兒師長》這個電視劇中,我演一個剃頭匠,也只有幾個鏡頭。主要劇情是:我給傻兒師長剃頭,卻被他“訛”了一把,他叫我連眉毛一起剃掉,我照辦了,他卻反過來怪罪于我,我有口難釋,不但沒得到剃頭費,反而倒貼他一塊錢。這個搞笑的情節當然逗樂了觀眾。事后我回憶起來,也有點回味無窮的感覺。從藝幾十年,只有改革開放這30多年來,文藝界在不停頓地發展,演藝界真是百花齊放、春色滿園。雖然自己退休了,也還是為文藝界繁榮而慶幸,也為自己走到街上還能被觀眾認出來而感到欣慰。

    從藝幾十年,我作為一個文藝工作者,深入社會,到工農兵、群眾中間去體驗生活表現各種人物性格,盡職盡責地演好戲,讓觀眾滿意;叵肫饋,大半生的精力都奉獻給了話劇事業,我感到非常榮幸。

    中文字幕无码Av系列,手在线播放波多野结衣,人妻无码久久中文字幕专区
    <input id="ukqom"></input>
    <input id="ukqom"></input>
    <nav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nav>
  • <menu id="ukqom"><strong id="ukqom"></strong></menu>